♡迅速的泰勒♡

《或许……你喜欢贝克汉姆吗?》(下)长得俊,甜甜甜

甜甜

荆禾:

纯甜,校园架空,HE,下篇完结。


自带小粮仓


甜度百分百的小甜饼。*双向暗恋)


——尤长靖同学,或许……你喜欢林彦俊吗?


03


“唔……小芙,你明天晚上校音乐节别忘了来听我唱歌。”尤长靖怀里抱着一包迷你包薯片,往嘴里塞着,含糊不清地说,“别又画画入魔忘记时间。”


 


林超泽摆摆手:“放心我会把他拎过去的。”


 


音美两个学院离得很近,今早尤长靖只有半个上午的课,上完距离食堂开饭还有一会儿,像往常一样拖着背包来画室找陆定昊唠嗑聊天吃零食,悠悠闲闲地坐在一旁的桌子上,两条腿摆来摆去。


可唯一不同寻常的是,尤长靖今天还带了林彦俊来。


 


林大酷哥跟陆定昊、林超泽不算特别熟悉,又对画画没什么兴趣,一个人坐在一块没主人的大画板后面戴着耳机听歌玩手机,宛如一个透明人。他翘着二郎腿,姿态轻松地撑在椅背上,尤长靖老是拿余光去瞄他。


 


“哎,长胖,今天八哥怎么来了啊。”林超泽压低了声音,那胳膊肘碰了碰尤长靖,见林彦俊戴着耳机丝毫没有反应,才稍微提高些音量。


 


尤长靖咔嚓咬了一口薯片,转了转眼睛:“他说今天请我吃食堂限量的部队锅。”


 


“部队锅不是很难抢的吗?这都十点半了你们不去抢?”陆定昊拿着铅笔在画纸上专心描摹着一串葡萄的雏形,冷不丁地开了口。


 


“农农在食堂附近的勤学楼上课,他去抢。”尤长靖说。


 


林超泽扶着额头捏了一把冷汗:这陈立农为了兄弟的爱情故事也是够拼的啊。


 


“我最近怎么老看你和林彦俊一起吃饭?你以前不是不上课就坚决不出寝室,只点外卖的吗?”林超泽看林彦俊一直低着头玩手机听音乐、根本听不见他们讲话,也就大胆了些,直接开始审问。


 


“也没有一直一起吃啊,前天他请我吃鸽子汤,昨天我请他吃夜宵辣炒年糕了,所以他今天请我,不是很正常吗?”尤长靖眨巴眨巴大眼睛,一脸无辜,好像说出了口别人就相信了一样。


 


林超泽气愤填膺地翻了个白眼:“所以你们请来请去的,是不是明天你又要请他吃饭?”


 


“哎?小超人你怎么知道我说好明天请他吃香辣鸡米饭的?”尤长靖一脸好奇地问,“学校门口那家香辣鸡米饭听说超级好吃!”


 


“不是,我不知道……我随便猜的。”林超泽深呼了一口气来按捺自己想要原地跪下的心情。


 


果然,民以食为天,别人谈恋爱是谈出来的,尤长靖大概要叫吃恋爱吧,吃出爱情,转角遇到爱???


 


身后传来椅子移动的声音,林超泽一转头看见林彦俊正拉开椅子站起来,赶紧停止了有关于他的话题。


林彦俊从一旁的座位上捡起自己的书包,理了理卫衣的领子,大步地穿过零零落落的花架走过来。他穿了件纯白色的宽大卫衣,里边露出红色格子衬衫的领子,标准的学生装,但在他身上,当真是又有型又引人注目。


 


“尤长靖,什么时候去食堂?”林彦俊说着把耳机摘下来塞进牛仔裤的口袋里。


 


“再等一会儿吧。”尤长靖看了一眼手表,“还没开饭呢,食堂热。”


 


“好。”林彦俊应了一声,当真就着尤长靖边上的椅子坐了下来。


 


尤长靖舔了舔手指,又拿纸巾擦干净,把薯片的袋子揉成一个团扔进垃圾桶里,又跑回来一撑手坐回桌子上。


 


“小芙,你这串葡萄要多久才能画完啊。”他前倾着身子往小芙面前凑,重心一往前,桌子的重心也跟着前移,林彦俊不动声色地伸手按在他身后的那块桌面上,稳住了桌子。


 


陆定昊笑了一声:“还要好几个小时吧,才勾型呢,还要上色。”


 


尤长靖手肘撑在膝盖上,把着自己的下巴,百无聊赖地盯着那串静物葡萄,那葡萄又紫又圆,鲜艳欲滴,一看就好甜好甜。


 


“小芙,给我吃一个呗。”尤长靖打了心思,“反正你勾好型了。”


 


“不行不行不行——长胖你有没有一点对于静物的尊重?”陆定昊一个激灵赶紧拒绝,“有一个传统,说美术生吃静物考不上大学。”


 


“小芙你这不是已经考上了吗?”尤长靖笑眯眯地咧开了嘴,“而且啊,等它腐烂,也是对食物的不尊重啊。”他直接对那串普通伸出了魔爪,想了想,又收回来。


 


“怎么了?长胖改邪归正了?”林超泽挑眉。


 


“不是,林彦俊,你帮我剥个葡萄嘛,我手一剥又脏了,刚刚擦干净的。”尤长靖居高临下地推了推林彦俊的肩膀,撒娇似的声音软绵绵,“剥一个呗。”


 


“静物是不能吃的,尤长靖。”林彦俊一本正经地说,但身体比嘴巴诚实,他把包往尤长靖后面一压,微微站起来半个身子把那串普通上最大的一颗扭了下来。


 


“剥一个嘛就一个。”尤长靖满意地笑。


 


那颗圆滚滚的葡萄在林彦俊修长的手指间旋转了几圈,就露出晶莹的果肉。尤长靖想要伸手来拿,被林彦俊绕了过去,直接喂进尤长靖嘴里。


 


“很甜哎。”


 


林超泽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心想这种腻歪的画面看了可能会眼瞎的吧,他还想多看看这个美丽的世界。


 


 


“尤长靖,陈立农刚刚发短信说他买到了哎。”林彦俊拿出手机读了信息。


 


尤长靖立马从桌上跳下来,把书包背在肩上,冲林超泽和陆定昊挥了挥手:“我们走啦!你们中午要不要我帮忙带饭?”


 


“我要一碗芒果冰……唔。”陆定昊说了一半被林超泽捂住了嘴。


 


“什么都不要,你们赶紧去。”林超泽心说,小情侣给你带回来的芒果冰沙你敢吃吗?那里面还不得掺杂着某团黑气,吃了得胃病啊。


 


等尤长靖和林彦俊的身影消失在画室前门,林超泽才放开了陆定昊的嘴,陆定昊拍着胸大喘气:“你要闷死我继承我的葡萄吗?”


 


“哎,小芙,你觉得这俩人什么时候能成?”


 


“只欠东风。”陆定昊信心满满。


 


“那你说,我就不把这些给尤长胖了吧。”林超泽说着从背包里翻出来四五个粉红色的信封,全部都是这周林超泽收到的女生请求帮忙转交给主唱大人的情书。


 


要说尤长靖也是音乐学院的风云人物、校乐队主唱、无数学妹心里的温柔学长,长得乖巧又帅气,为人亲切热情,一笑都能把你给笑得心化成糖水儿,和奶糖一样又奶又甜,爱慕的人老多老多。


 


陆定昊笑弯了腰,也翻起了书包,摸出三个情书信封:“烧了吧烧了吧,我相信月老先生会理解我们的。”


 


 


下了楼,林彦俊对着正在给单车开锁的尤长靖摊开了手:“我单车被范丞丞给骑走了,走来的。”


 


“你很过分哎,你很重的。”尤长靖一边嫌弃地说,一边把单车推出来。


 


“那补偿你,后天看电影请你喝新出的冰橘蜜柚茶好了。”林彦俊笑着看尤长靖坐上车座。


 


“这还差不多。”尤长靖拍拍后座,“林帅哥,赶紧坐吧,不许乱动喔,摔下来我不负责。”


 


这一天,是偶练大学众多女生心碎的一天,因为她们亲眼看见了她们的主唱大人骑车载着平时冷冰冰的大酷哥经过了大半个偶练大学校园,一米八几的大个子酷哥坐在自行车的后座,一脸平静和自然,似乎还带着一点笑意和……娇羞?画面说不出的微妙


 


OK,全体失恋。


 


 


不过后来因为他俩骑车带人的照片太火,尤长靖收到了一张二十元的交通罚单,因为新交通法规定了单车骑车不能带人,违反了新交通法。


这都是后话了。


 


 


04


尤长靖在音乐节的演唱是倒数第三个,以一首乐队原创的昨日青空点燃了全场,完美惊艳的高音获得了雷鸣般的尖叫和掌声,尤长靖站在舞台的中间深深鞠了一躬,再抬起头来时笑意满满,眸光生动,好像这世上一切美好的用词都值得为他修辞。


 


林彦俊坐在台下,脸上的酒窝就没有消失过,他的目光专注又痴迷,看着那个他心心念念的人。


他好像又想起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尤长靖撞倒他,把一大碗方便面汤洒在他的衬衫上,惊慌失措地都忘记从他身上爬起来,压得他动弹不得。尤长靖那双漂亮的眼里歉意很足,但为方便面汤洒掉的惋惜和心痛更溢满出来,可爱得让人想要把一辈子都赔给他。


 


刚刚一下台,林彦俊就顾不得看后面的两个节目了,在陈立农的叫喊声中拨开人群往后台走去。


 


谁知,林彦俊刚在后台的忙乱人群中找到尤长靖的背影,却见他和一个长发的学妹凑在一起说着什么,还笑得很开心。


 


“哎,林彦俊!”尤长靖看见他,兴奋地招手。


 


林彦俊心里有一点不知名的不爽,狠狠地白了一眼那个可怜的学妹,吓得学妹脸都僵了。直到尤长靖笑着说:“那你先忙服装吧,我明天把歌词发给你。”那个学妹才赶紧溜之大吉。


 


“和她说什么呢?”林彦俊皱了皱眉。


 


尤长靖又笑,推推他:“干嘛这么严肃?她是我们乐队的人啦,帮忙修修歌词的。”


 


“我也可以给你修歌词。”


 


尤长靖哭笑不得:“你个英文系的修会修什么歌词啊,你很奇怪哎。”


看林彦俊的模样,绝对是吃醋了,每次尤长靖和女生说个话,林彦俊都是这张臭脸,什么台南蛊王?明明是台南醋王吧。


 


但是尤长靖一点也不自知,在林彦俊眼里,自己是个全世界都想抢的好宝贝,特别是他笑着和别人亲昵地聊天的时候,实在是太好吃醋了!


 


 


谁知尤长靖说完话林彦俊突然就不说话了,在昏暗的后台角落里,远处的嘈杂声都好像来自另一个世界,漏下来的光晕染足了暧昧的氛围,他们离得很近很近,近到林彦俊可以清晰地看见尤长靖每一次眨眼时轻轻颤抖的长睫毛。


那一刻,一只兔子就这样带着一碗方便面汤,撞进大灰狼的心里。


 


突然,林彦俊往前又靠了一步,手撑上尤长靖后背靠的那堵墙,把他禁锢在自己的面前的空间里。


 


“尤长靖,或许……你喜欢林彦俊吗?”


 


“喜欢,最喜欢了。”


 


 


05


 


尤长靖虽然是个篮球白痴,但是他也凭着智商考上了偶练大学,他怎么会连贝克汉姆是谁都分不清呢?


 


不过啊——是为了引起某个人注意而已。


-


END


-


喜欢的话请按个小红心再走~


激情小甜饼,真的是忽然来的灵感忽然就写了quqqq


昨天卡点失败我今天一定可以成功w


爱你们喔希望你们喜欢(比心


-


顺便,请出演演员来我这里领一下剧组盒饭hhhh


我只是一不小心写了辣炒年糕以后有点忍不住自己的手。)

评论

热度(16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