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速的泰勒♡

【长得俊】甜心月饼

霁亭青玉案:

甜饼来一发


愿中秋有情


 


BGM: Lucky


 


1


尤长靖就是个被宠坏的小孩嘛。


 


还在大厂的时候咧,大田都一把老腰了还要公主抱他,卜凡凡把他提溜起来呼啦啦转圈圈,vocal组一帮有时间就围在他身边请教这个请教那个,一口一个尤老师喊得那叫一个乖。


 


明明前几天就过24岁生日了,还是张嘴就来“我02年啦”,被娇娇地飞一个眼刀的队友也必然心甘情愿地认大哥做忙内。


 


大家心里都明白还不是因为林彦俊。宠着的,护着的,溺爱着的,永远都能接着梗的,自始至终都他一个。尤长靖随口一句“那个看起来好好吃哦”,某人就追星捧月一样地半个字不说出门去,回来时俊脸酷酷丢一袋子要么鸡蛋仔要么铜锣烧到他身上,随之而来一阵所有人都无比熟悉的彩虹屁。


 


真忙内兼长得俊粉头Justin仰天哀嚎,今年还能等到彦俊叫长靖一声哥哥吗,超话里的95党真的太苦了。


 


正正抱着一团黑乎乎的东西经过说,等五百万老成小白狗吧。


 


话音未落五百万就冲着门口兴奋地汪汪叫起来,小短尾巴在轻柔地抱着它的臂弯里快活摇摆,正正没搂住它,小黑团子闪电一样跳到地上冲向门口的林彦俊,后者惊恐地护住怀里的大包,皱着眉看自己完美的裤缝被狗子呼噜得这一道那一道。


 


满屋子的烘焙香气。


 


小鬼和Justin鼻子灵,歪七扭八倒在沙发上,手里狂戳屏幕捡着人头,眼睛都不抬一下就下了判断,彦俊买了多少月饼啊。


 


“月饼?”丞丞直挺挺走过来扒开袋子,“还真是。还有小半个月才是中秋呢现在买这么多干啥。”


 


林彦俊不动声色地弹开他的手指,“尤长靖说想吃。”


 


青岛男孩一时间不知道该拿田螺姑娘还是嫦娥来比喻林大帅哥这娇羞的模样。


 


“那你就不知道了,”话中人从房里撞出来,“这不是普通月饼啦。这种月饼每个里面都有一张小纸条,你吃到哪张上面的字就预示着接下来的命运哦。然后吃到双黄莲蓉的那个人是最幸运的,好事成双,心想事成。”


 


丞丞腹诽不就是预言小饼干的玩法吗,这外国人还真好骗。


 


或许是林外卖员长得帅,又或许是尤老师故事讲得好,九颗脑袋还是凑到了一起研究这袋香气扑鼻惹人垂涎,更重要的是里面藏着神神叨叨的幸运预言的月饼。尤长靖一手打掉几个小孩伸过来的爪子,叫他们闭上眼睛盲摸,说是这样拿到的预言才准。


 


无心插柳柳成荫。


 


尤长靖阿呜一口下去自己的五仁,就咬到了中间干干爽爽的小纸条。打开一看就是这么7个字,像诗不成诗,脱口不成句。


 


“咦...”摸不着头脑,“这是什么意思呀?”


 


“噢,就是说长靖你随便在地上插根柳枝,没想到长成了一片林子。”


 


“唔...”他更摸不着自己栗色头发呆毛卷卷的脑袋了,“是说我在地上丢个橘子,可以长出一个林彦俊吗?”


 


bro认真歪头,打算上网查查吃月饼能不能吃醉。


 


咫尺距离的林木头听到马来友人奇妙的类比,热着脑门陷入沉思。


 


他吃到了双黄莲蓉。


 


他其实是相信这个说法的。一袋子二十四个各式各样的月饼,双打双轮,意味着两个人的美满。吃到两个蛋黄呢,就是在心头挂上两轮满月,天上的月亮不孤单,地上的人儿也可以永远成双对,不用分开了。


 


可是纸条上没有字。


 


林大帅哥把小小白白的纸片摊在手心翻来覆去地找,无果后一度以为是自己把字都含化了。他觉得再怎么着也得有“宜表白”“宜拥抱”“宜亲亲”“宜这个那个”之类鼓励他心想事成的话吧,什么都没有是几个意思啊!


 


林林酱急得跺脚,身后尤长靖咯咯笑着说你们看吼,和颜悦色本人上线了啦。


 


哼唧。还笑呢。


 


还不都是因为你。


 


因为喜欢你的期许,连吃月饼都带了点爱情的意义。


 


 


2


他们两个人总是聚少离多的。


 


那一袋24个装的月饼连一半都没有吃到。尤长靖清晨迷迷糊糊蹲在地上捣鼓冰箱底层的冰皮月饼,高喊一声“林彦俊这个化掉了啦”,没有得到回应,他才想起来他们已经好多天没在一起了。


 


怎么不想呢。想他的酒窝,想他的唇角,简单地想,委屈但又快乐地想。


 


于是梦里的星月相逢都熠熠起来。


 


人真是矫情又可爱的动物,特别是被宠坏的人。总得分开了才明白舍不得,总得等得久了才不甘心无止境的翘首。


 


明天,他告诉自己,明天你一定要告诉林彦俊,你喜欢他哦。


 


就说,林彦俊我想你,可不可以抱一下。


 


但即便只是想想,天不怕地不怕的尤先生都脸红到不行。


 


中秋前夜又漫长又转瞬。


 


 


 


“过节啊,咱们今天玩个大的!”


 


Justin格外兴奋,一脚踩着桌子一脚踩着凳子手舞足蹈。天色有点阴阴的,彩云追月月不见,雾霭沉沉蒙着只透出一点点光晕的圆盘。


 


他眉飞色舞一个个扳着其他人的肩膀耳语,所到之处无一不叫好连连。


 


尤长靖硬是在机场的洗漱室里对着镜子磨蹭了快两小时,才慢悠悠上了约好的露台。


 


林彦俊坐着,右手撑起下巴看他。


 


无心插柳柳成荫。眼波流转总是情。


 


尤长靖刚刚好不容易用凉水冷却的脸颊又灼烧起来,不敢看那人,灰溜溜地蹭过去随便找个位置坐下,抬头观察面前忙不迭交换着月饼的男孩们。木桌上乱七八糟摆放着一堆小纸条和防水笔,显然在他来前经历了一场混乱。


 


还玩这个游戏啊。他觉得有点烦躁。


 


上次拿到的预言莫名奇妙,林彦俊离开后,阳台上的那棵小橘子树也没长出另一个他来。


 


还是专心吃吧。他随手抓一个孤零零的月饼,从盒里拿出来就往嘴巴送。


 


旁边的Justin叫起来,“长靖你吃到彦俊的了,看看纸上是什么是什么!”


 


尤长靖嘴巴鼓鼓差点噎住,不明所以地扯出那张埋得很深的纸条。


 


饼主趴在他面前的桌上抬头,葡萄眼亮晶晶,酒窝里的笑意就快溢出来。


 


尤 长 靖


 


“嗯?什么意思?”他在微弱的月光下企图找到除了自己的名字外其他的预言。


 


他环视四周,发现不算林彦俊,所有的人都一脸看见尼亚加拉大瀑布干涸的震惊表情,眼神在他们俩人间来回。


 


“哎谁给我解释一下啦!”他光速拍一下岿然不动的林某人,“林彦俊你在玩什么!”


 


最终还是温柔善良的bro看不下去了。


 


“长靖,我们在玩许愿游戏。每个人都要满足吃到的月饼里的纸条上,写纸条的人许的愿望。喏,我拿到的是正正的,他想给五百万买个新狗窝。”


 


许愿?尤长靖在黑暗里找到林彦俊的眼睛。


 


我是他的,愿望吗?


 


 


是呀。林林酱不是美食家,不是外卖员,更不是闲的没事干出去花钱扫货的人。他只是觉得,他的小可爱值得罢了。


 


愿望是虔诚的,喜欢也是。


 


他想吃的月饼,自始至终只有你一个呀。吃到双黄莲蓉的那一天他就知道,满月夜,自己一定能实现这个愿望的。


 


“尤长靖,”他说,“愿赌服输哦。吃了我的饼,就是我的人了。”


 


“这是什么土不啦叽的情话啦。”


 


他们都还年轻。经年的等待换来一轮圆月,却不知月亮何曾不是美满,眼底或圆或缺的风景罪魁祸首只是光线的变幻。


 


就像他们从来都相爱,咫尺还是天涯不过岁月耍耍脾气的更迭。


 


“所以你愿意,实现我的愿望吗?爱我一下?”


 


尤长靖踮起脚抱他说,那你的愿望很早很早就实现了诶。


 


 


佳节一晚,宜坠入爱河,宜捅破窗户纸,宜拨云见月,宜一个双黄莲蓉味的吻。


 


 


宜吃你吗,月饼先生?


 


 


 


 


 


End.


阿茶昨天在票圈分享了这首歌,我就觉得哇噻,这真的真的,唱的就是他们。


两个人异地很久了,但总归会见到的❤


Lucky they’re in love with each other.


美心牌的奶黄流心 超 好 吃


 

评论

热度(1138)

  1. ♡迅速的泰勒♡霁亭青玉案 转载了此文字